公告:
详细内容
雄才大略选上台北市长?被低估的马英九时间:2018-10-09 17:59:59   浏览量:22

马英九

马英九能够在传统排资论辈、大老众多的国民党内脱颖而出,不是他天纵英明,有领先群伦的雄才大略,而是大老们高估了自己,低估了现实情势。不论是李登辉、连战、宋楚瑜、王金平,都忽视了江山代有才人出的道理,小看了马英九年轻英挺的外形与魅力,以及当时他在年轻人心中的偶像地位。

马英九与李登辉

李登辉特别不喜欢马英九,这在政坛上并不是秘密,但没有人比担任过国民党秘书长的许水德更了解李登辉的心情。

1998年底,台北市长陈水扁任期届满,国民党信誓旦旦要夺回(具有象征意义的台北)市长宝座。根据民调显示,萧万长、赵守博、胡志强对上陈水扁都无法获胜,只有马英九有胜算。当时的国民党秘书长许水德照实报告,请李登辉忍耐。李一听老大不高兴,对着许拍桌怒骂:“我对他还不够忍耐吗?”

最后在许水德坚持下,为求胜选,李只得妥协让步,提名马英九代表国民党参选。

马英九与陈水扁

投票前一天,李登辉在活动中拉起马英九的手为他造势,马最后也击败了陈水扁,顺利当选台北市长。事后,尽管不少媒体与学者评论,李登辉站台加持是马英九胜选的关键,其实马英九了然于胸,依他当时的声势而言,即使没有李帮忙站台,他一样可以打败陈水扁。

2004年台湾大选,国民党与亲民党合作,由连战与宋楚瑜搭档代表国民党参选,挑战竞选连任的陈水扁(副手吕秀莲)。虽说“大位”不以智取,但是马英九与其市府团队彻底颠覆了这个说法。

国民党自2000成为在野党后,台北市长马英九成了唯一拥有执政权、政治地位最高的行政首长,因而被点名担任连宋竞选总干事。马英九虽然承诺会替连、宋抬轿,但也表示由于市政繁忙,只能在竞选活动最后一个月请假辅选。

在此同时,岛内某电视台上档了一个叫《向左转、向右转》的节目,节目采双主持人制,其中一位是马市长的智囊兼亲信金溥聪(时任台北市新闻局长),另一位是当时的台北市政府劳工局长郑村棋。他们在节目中大力提倡成立废票大联盟,呼吁选民在选举当天投下废票。

2004年台湾大选前一天的枪击案

投票前一天是3月19日,陈水扁在台南市的游行造势活动中受到枪击,连宋竞选总干事马英九决定,选前之夜所有活动叫停,浇熄了支持者的投票热情。开票结果,连、宋的得票仅仅落后陈、吕2万余票,开出的废票却高达30万张。马市府团队在2004年大选过程中合作无间,演了一场精心策划的选举秀,不得不令人佩服,马英九最终能攀登权力巅峰,其来有自!

接着,由于马英九的台北市长任期即将在2006年12月届满,为了替自己迈向“大位”的目标铺路,他决定在2005年竞选党主席。当时的党主席连战希望继续留任,马英九挟着高人气与光环抛出党主席应由党员投票直选的建议,连战只得放弃,由“立法院长”王金平出面代打。王金平靠着“立法院”的人脉与好人缘,声势浩大,马阵营则抛出王是“黑金”代表的文宣。

投票结果,王金平以3:7得票率惨败,从此耿耿于怀。2005年8月,马英九正式就任国民党党主席。

事实上,造成王金平败选的真正原因是国民党内的反李登辉情结。王、李的好交情导致党内“王金平当选主席,李登辉将班师回朝”的传言不断,并成为王落败的主因。王金平虽然出身高雄,全台选区却仅有家乡路竹的得票领先马英九。投票当天,“立委”侯彩凤为了支持王金平,特别雇了两辆巴士到眷村门口,准备接眷村里的年长党员去投票。眷村里的党员伯伯、伯母们一听到是支持王金平的巴士,拒绝上车,宁可冒着酷暑,顶着大太阳,步行到投票所投票。

马英九与连战

竞选党主席的结果不仅让马英九与王金平结怨,更加深了他与连战之间的心结。当年因“白晓燕案”(即台湾艺人白冰冰之女1997年4月遭绑杀案),马抛出“不知为何而战”,随后便辞去了“行政院政务委员”一职,重创连战政治声望,两人就此产生心结。

2012年,马英九竞选台湾地区领导人连任,由于政绩令人失望,民进党候选人蔡英文不但声势直逼马英九,还获得李登辉的站台加持;宋楚瑜则挟担任台湾省长时期累积的人脉、经验与声望,在媒体助威下行情看涨。

台湾2012年大选的三位候选人

开票结果,马英九以680万票,得票率51.6%比45.63%的蔡英文胜出。宋楚瑜则是雷声大雨点小,仅获得30余万票,惨败收场,当晚宣布从此退出政坛。

2014年,马英九为了王金平与柯建铭的司法关说案,公开与王金平翻脸,抢先开除王金平党籍,目的是要使王失去不分区“立委”资格与“立法院院长”的身份。未料司法判决与民意并非如此,大多数国民党籍“立法委员”甚至全面倒向王金平。最终,马英九未能拔掉王金平的党籍与“立法院院长”,两人从此几乎不相往来。事件过后,表面上看马英九似乎一败涂地,其实是两败俱伤,马英九成了令不出官邸的跛脚领导人,王金平也没有讨到便宜,马团队的官员对王保持一定距离,使王金平成了名副其实的“光杆院长”。

马英九与王金平

马、王交恶的结果是,后来在处理因两岸服贸协议而爆发“太阳花事件”时,由于相互冷眼坐看对方笑话,导致整起事件一发不可收拾,也让国民党2014底的“六都”与县市长选举惨败,只剩下新北市与其余六个县市,马英九被迫辞去党主席,他推荐的朱立伦则参选并接替党主席。

2016年大选与“立法委员”改选时,摆出高姿态的王金平在参选“大位”或“立法院院长”之间态度摇摆,最后虽然绑架了国民党,使党主席朱立伦再度妥协,破例三度将他列名为不分区“立委”第一名。但选举结果却证明,王金平根本没有拉抬国民党“立委”选情的实力,国民党在“立法院”仅剩三十五席,不仅失去了多数优势,甚至无法取得提“释宪案”的最低门槛席次。王金平当然也就失去了连任“立法院院长”的机会,只凭空捡到一席不分区“立委”,成为完完全全的“光杆委员”。